遠東集團

新聞中心

手把手教美國人分類寶特瓶!別人破產、遠東新淨利率雙位數

發佈日期 2022.08.03出處:商業周刊第1812期 撰文者:章凱閎

一門連美國本土龍頭都做到破產的生意,遠東新為何敢豪賭2百億投入?

固聚酯粒(PET),是寶特瓶的原料;而再生聚酯(Recycled PET,RPET),則是近年在減碳趨勢下,食品業兵家必爭的「新綠色金礦」,由回收寶特瓶再製而成。

右圖: 遠東新化纖總部代總經理范欽智(中)手中的再生聚酯粒,是全球食品及紡織製造業爭奪的綠色材料,這也令遠東新成為全球減碳產品關鍵軍火商之一。(楊文財)

歐美3年後回收包材占25%
需求大增卻遇斷鏈、成本飆

當前,歐盟、美國部分州政府已明定,2025年,塑膠包材必須含25%的回收材質;更甚者如加州、華盛頓州要求,2030年後該比率要提高至50%,未達標者將開罰。

國際大廠們也紛紛訂出時程,遠東新透露,如可口可樂已超前部署,明年起,部分地區飲料瓶身的再生聚酯比率將提高至50%,2030年更要達到百分之百。雀巢、歐萊雅、聯合利華也有相應做法。

這讓再生聚酯在全球的需求遠大於供給,價錢曾爬升至原生聚酯(以石化合成的固聚酯粒)的1.5倍至2倍。加上後疫情時代,塞港、斷鏈風險升高,品牌端傾向供應鏈要能在地製造,使得包材原料供應商,如遠東新,在美國生產勢在必行。

2018年,遠東新董事長徐旭東決心在美國東部與中南部,打造一條上游至下游、淘綠金的供應鏈,背後代價是逾新台幣2百億元、比其過去2年稅後淨利總和還高的瘋狂投資。

小檔案_遠東新世紀
成立:1951年
董事長:徐旭東
主要業務:生產事業占集團營收56%,分為石化、化纖與紡織事業
成績單:2021年營收2,388億元,化纖事業占集團營收逾3成
地位:全球最大食品級再生聚酯製造商,客戶包括可口可樂、雀巢等

光是此刻,正在德州興建的全球最大PET一貫廠,累計已投資逾新台幣1百億元,約當於該公司去年全年稅後淨利,不少業界人士都驚呼,「徐董怎麼敢玩這麼大?」

但,這個綠色供應鏈看似商機無限,實際上能接下訂單的業者卻寥寥無幾。

以再生聚酯來說,它涉及人工回收,在後疫情時代,人力與生產成本上漲,3年來美國有8間中小型供應商倒閉,連全美規模最大的再生聚酯製造廠CarbonLite去年3月也向法院聲請破產保護。

習慣便利性的美國人,並沒有資源回收習慣,過去10年寶特瓶回收比率不到3成,遠低於台灣的95%、也不如全球平均約60%。等於這在美國是一門原物料難找的生意。因此,業界一度盛傳,遠東新在美國是做「賠錢生意」。

但,該公司化纖總部代總經理范欽智接受商周專訪時卻透露,他們在美國的淨利率,是亞洲2倍!

根據遠東新最新財報,該公司在美投資成本比亞洲高,但淨利率達到雙位數,是母公司的逾2倍。且初期於俄亥俄州、西維吉尼亞州2地的投產支出,現在已全數回收,如此成效超乎外界想像。

為何同一門生意,別人在美國做不下去,遠東新卻能創造超越亞洲的淨利率?

一條龍模式提高獲利率
高難度技術獲大廠外加利潤

首先,是該公司在美國從原生聚酯到再生聚酯都生產的一條龍模式。

同業力麗集團副總經理陳漢卿解釋,原生聚酯與再生聚酯的產製技術有部分重疊,可相互調節成本與利潤,分攤固定成本,提高獲利率。

再者,製造技術也是該公司的利器。

相較於美國同業生產出的再生聚酯,因潔淨度不足,大都只能用於地毯或玩具填充材料,可替代性高,附加價值低。

但遠東新在美國製造的再生聚酯,主打潔淨程度與原生聚酯無異的食品等級,可再製成食品包材。例如可口可樂瓶身、或高價礦泉水品牌斐濟水(FIJI Water)今年推出的百分之百再生聚酯瓶,背後供應商也是他們。

一位資深同業指出,除汙能力是影響再生聚酯終端產品的重要技術,「當人家還在用水洗,它已經用化工技術去做除汙,效果更好,也更省水,這是別人跟不上的。」

「別人是做Cost-Down(成本刪減)的生意,我們是做Cost-Plus(成本加成)。」范欽智說。

資深石化產業分析師、棣邁產業顧問公司總經理何耀仁進一步解釋:「它與可口可樂的關係更像是策略聯盟。品牌願意在成本之外加上利潤,支持供應商的成本結構,讓它繼續壯大。」

但,最難複製、也最挑戰的,其實是遠東新要如何在美國彎下腰,鞏固好源頭的資源回收,避免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美國寶特瓶回收率低落,多數家庭垃圾根本未經分類就直接掩埋,相較於台灣、日本,在美國多了一段「從垃圾中挑資源」的任務,回收難度極高。

遠東新化纖總部固聚事業部協理羅怡文比喻,現在的美國就像30年前的台灣,資源回收的觀念才剛起步。

然而,在別人眼中,美國是資源回收的荒地,但在遠東新看來,卻是一片藍海。

有了過去在台灣、早從1988年就投資首座廢棄寶特瓶再生工廠的經驗,他們知道,這件事情沒有政府立法、大力推動,很難實現。因此在美國,他們聯合各種非營利組織或容器回收相關協會,積極遊說各地州議員,推動資源回收相關法令。

美國人不習慣回收怎麼辦?
追蹤飲料瓶顏色、教做回收

但,光有法令還不夠,羅怡文直言,回收習慣是無法短時間改變的,就算有法規,實際執行也可能不理想,因此他們甚至得捲起袖子到第一線,理解民眾喜歡喝什麼飲料。

為什麼連民眾喝什麼飲料都要知道?

她解釋,回收難度最高的在於,「透明的瓶子不能與有色的瓶子混雜,否則終端產品的瓶身會出現色差。」

而瓶子會呈現怎樣的顏色,其實跟當地民眾飲食習慣有關。例如某些地區健康意識較強,大多喝礦泉水,回收來的透明寶特瓶較多;但喜歡喝含糖飲料的區域,瓶身顏色則可能五花八門。

遠東新需要深刻理解,每個地區回收來的瓶身顏色偏向,若有色瓶多、透明瓶少,則得重新設定儀器參數,才能精準揀選出透明瓶。

甚至,他們還得化身環保志工,到各地的社區委員會舉辦講座,宣導回收的重要性。

這些廢棄瓶在回收廠內壓成瓶磚後,「每塊瓶磚都要壓上條碼,就像行李箱一樣,方便溯源。」羅怡文說,若一地區的瓶磚回收品質太差,他們就會派員到當地社區舉行講座、活動,開放學校或居民參訪回收廠,手把手教導當地民眾如何進行資源回收。

難以想像,這門每年在全球為遠東新帶來逾350億元營收的再生聚酯生意,一切,得像當年台灣的環保志工媽媽一樣,從最基礎的社區教育做起。但她笑說,「是的,我們很習慣從零開始。」

范欽智說,遠東新在海外的再生聚酯生意會繼續擴大,目標是,「在哪裡設廠,就要處理哪裡的問題(資源回收)。」

但何耀仁也坦言,遠東新插旗美國得利,背後有兩個政治因素,一是中美關係緊張、二是美國對亞洲課徵反傾銷稅,導致中國及亞洲製造的低價瓶用酯粒賣不進美國。若這些優勢不再,恐成遠東新在美投資的隱憂。

此外,固聚酯粒原料PTA,近3年在美國售價從每噸1,500美元飆漲至2,000美元,也是不可忽視的成本挑戰。

一樁投資究竟是好生意還是壞賭注?遠東新從別人看不上眼的苦功做起,把護城河築在這些日常細瑣的功夫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