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東集團

集团简介

董事长箴言

全球「金融海啸」至今已近10年,在这段过程中,世界各国政府通力合作,启动近百年来规模最庞大的「QE」政策,终使经济及金融环境稳定下来,即便如此,经济成长的动能仍显疲弱,依IMF的资料显示,2016年全球GDP预估将仅成长3.08%,这是2010年以来最低水准,虽然IMF预估2017~2020年GDP的平均值将上升至3.62%,但全球经济不均衡、反全球化与贸易保护主义崛起、人口老化、工业4.0及物联网经济的挑战等诸多不确定因素,已使未来经济情势更显得复杂而难以捉模。

一、全球各经济体正陷入经济成长不平衡的矛盾中

以中国而言,在经历二十余年快速成长之后,目前正陷入产能过剩、债务膨涨、资产泡沫化的困境之中,极需进行经济结构的调整,不仅难以再成为带动经济复苏的火车头,更需步步为营,以免落入硬着陆的痛苦深渊。欧元区虽受惠于QE政策及欧元贬值带动商品与服务输出,而使经济小幅回升,但高负债、高失业率之阴影未除,再加上英国脱欧及北非难民大量移入的冲击,让欧元区经济前景充满不确定性。日本则长期陷于高负债、高龄化、经济活力丧失的泥淖,虽然推出「安倍三箭」,但效果并不如预期,IMF预估日本2017、2018之GDP仅为0.8%及0.5%,并不乐观。

相对的,美国则呈现稳定复苏的态势。FED 3月的升息举动强烈预示美国即将进入一波升息循环,虽然升息乃是反应其自身经济好转的正常举措,但背后却隐含三大风险,首先若升息导致美元大幅升值将不利高外债及体质脆弱的新兴市场,甚至引发美元外债危机。其次,升息若引发各国资金外流,恐被迫改采紧缩货币政策,影响复苏脚步,加深经济成长的不平衡。第三;美国本身国债负担沉重,据美国财政部公布截至2017年3月,美国国债为19.85兆美元,已超过18.9兆美元之债务上限,占国内生产总值达107%,创1950年以来最高水准。此时FED 再启动升息循环势必加重美国的财政赤字负担,甚至再次触动另一次的「财政悬崖」危机。

很明显的,各个经济体经济成长之不均衡发展已对全球经济的稳定复苏造成不利的影响。

二、「反全球化民粹」与「贸易保护主义民粹」崛起,冲击全球经济发展

近年全球刮起「反全球化民粹」与「贸易保护主义民粹」的旋风,其中影响最深远者当属「英国脱欧」及「川普当选美国总统」两大事件。欧盟不仅为全球第三大经济体,更是作为经济统合、去除贸易障碍、全球化的重要表征。英国为欧盟第二大经济体,脱欧对欧盟的冲击并不仅是失去一个重要的夥伴,更彰显自1948年GATT生效以来全球贸易主张之自由(降低关税税率)、非歧视(最惠国待遇、国民待遇)及多元化原则,发生重大的改变。这些改变不仅冲击欧盟的政经体系,更飘洋过海越过大西洋对美国产生重大影响。

2016年11月8日唐纳.川普当选美国第45任总统,其就任后2天便发布命令宣布美国退出跨太平洋战略经济夥伴关系协议(TPP),并极力倡议制造业回流美国,对外将采取高关税贸易保护措施,让全球关注美国是否走回「贸易保护主义」路线,而这无可避免将对全球供应链造成冲击,并影响全球经济之发展。

三、人口老化下,人力资本存量增速减缓,冲击全球经济成长

据联合国发布之《世界人口展望:2015年修订版》报告,随着人均寿命的增高以及出生率的下降,老龄人口比例正逐年攀升。报告预测,全球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数量占比将由2015年的12.3%上升至2050年的21.5%。
OECD 在其「经济挑战新思路(The New Approaches to Economic Challenges, NAEC)之研究计划中发现,在人口老化下,劳动力萎缩、人力资本存量增速减缓,将冲击全球经济成长。未来GDP 的增长将更依赖技术的累积,尤其是创新及知识资本的累积。因此建议推动以知识(knowledge-based)为基础的产业转型及创新政策。

不过要转型为以知识为基础的成长并不容易,这需要人力资本的改造,创新产业政策的引导、财政及金融体系的支持及企业家精神的发扬,而其成果则仍有待时间的验证。

四、工业4.0及物联网经济的挑战

诚如前文所言,人口老化所引发的劳动力不足问题应从推动知识为基础的产业转型及创新政策着手,而这当中的最佳解决方案首推工业4.0及物联网经济。工业4.0虽以打造智慧工厂为指标,但其价值则显现在运用物联网、云端、大数据等科技,串联供应链与消费者,促成新的商业模式,满足市场的需求。相关的应用包括智慧制造、车联网、医疗照护、金融服务、零售、物流、能源及智慧居家等,商机极为庞大,但当前却面临数项障碍亟待突破,首先必须投入大量具备跨领域能力的人力资本,但跨领域的人才难觅,也难以短期内养成。其次欠缺跨平台甚至跨生态圈交互运作的共同标准,第三跨产业领域的营运模式难以成型,且投资报酬率不易估算,难以吸引夥伴加入,第四资讯安全的维护成本将水涨船高。

就企业而言,工业4.0与物联网所面对的跨领域人才、跨生态圈的共同标准及跨产业领域营运模式等难题并不容易突破,这也是至今工业4.0及物联网经济尚无明显实绩,而无法点燃经济成长引擎的主要原因之一。
除了来自国际政经变动的不确定因素外,台湾在民主化的过程中也不时陷入「成长」与「分配」,「经济」与「环保」的矛盾冲突之中,其「民粹」的程度并不亚于英、美两国,严重戕害台湾经济与社会信心。事实上,企业追求的是永续发展,在此目标下依法推动公司治理,发展商业模式,获取合理利润并透过各种方式与股东、员工、供应商、消费者、政府…分享,已恰适的在「成长」与「分配」,「经济」与「环保」中扮演平衡的角色。当体系中只有「民粹」而无「理性」时,台湾将不仅失去社会平衡的中坚,也将失去推动成长的引擎。

从远东的角度来看,企业面对的经营环境唯一没变的就是「变」,过程中,远东集团从未失去信心,因为远东曾陪伴着台湾社会成功走过更艰难的历程。六十余年来,远东不断接受锻炼,也不断成长、茁壮,至今远东集团已有245家公司,除台湾及中国大陆外,在日本,东南亚、北美等地区皆设有营运据点,更与INVISTA, DOW, DuPont, Mitsui, NTT DoCOMo, Freudenberg, DWS, SingTel,China Mobile等国际性公司在石化、纺纤、零售、金融、电信等产业进行广泛的合作。

在大陆布局方面,自1990年代开始,远东集团即积极布局大陆市场,主要的投资区域聚焦于华东北经济区、长三角经济区、长江中游经济区与成渝经济区等四大经济区,在产业布局的策略上以掌握经济起飞基础需求的纺纤、水泥与零售为发展主轴,包括以远纺工业(上海)为核心之石化、纺织化纤产业已结合上海、苏州、无锡等地之资源完成上下游一条龙垂直整合之布局。在水泥事业方面则已完成四川亚东、湖北亚东、江西亚东、扬州亚东等以长江上、中、下游为发展腹地之”T”字型战略布局,目前两岸产能已达年产水泥 4,000万吨,为中国前十大水泥营运商,亚泥中国控股公司亦在2008年5月20日于香港成功上市。百货零售事业则以SOGO百货及远东百货之双品牌策略,积极在华东北的大连,长三角的上海,以及成渝的成都/重庆展开布局。电信事业则由远传电信与全球最大通讯运营商中国移动持续进行策略合作,开启两岸通讯市场新格局。

近年来东南亚经济成长快速,远东新世纪也掌握契机,首先2007年于越南投资设立远东服装(越南)公司,并于2016年扩大越南投资计划,打造继两岸之后的第3座化纤、纱线、织布、染整到成衣的一贯垂直整合基地。此外,为掌握日本聚酯绿色商机,2012年远东新世纪与日本石冢硝子公司合资成立远东石冢公司,从事以废弃宝特瓶为原料,制造再生酯粒(R-PET)之业务。

以全球化、多元化的发展策略架构弹性、灵活的营运体系,以成功的两岸布局及开拓东南亚市场,开创成长的第二曲线,是远东集团迈向另一个高峯的基石。

远东集团发迹于上海,后于1949年在台复业,六十余年来,集团的经营策略始终随着时代的潮流脉动,做适当的调整,由传统产业迈入高科技事业,由生产制造跨入服务领域,由满足岛内需求进而全球运筹、布局中国及东南亚,一步一脚印,建构涵盖石化能源、聚酯化纤、水泥建材、零售百货、海陆运输、营造建筑、观光旅馆、金融服务、通讯网路及社会公益等十个主要事业体系,营运资产规模达到新台币 2.5兆元(818亿美元),国内外并已有远东新世纪、亚洲水泥、远东百货、远东银行、东联化学、裕民航运、宏远兴业、远传电信及亚泥中国等九家上市公司。

展望未来,远东集团将以「扩大经营格局」、「强化研发创新」、「发扬集团综效」、「推动绿色发展、永续成长」为核心发展策略,并秉持以成为各产业第一流的公司为目标,不断的为顾客、股东、员工及社会创造新价值。

经营的环境瞬息万变,未来的世界会呈现什么模样,我们未必能立即知道所有答案,但是我确定知道的是;远东将秉持「诚勤朴慎、创新」的立业精神,积极转型,不仅要「灵活机敏、因应变局」,更要站在趋势的浪头上,创造出新的成长动能,展现世界一流企业的典范。